今夕何夕

风大得很,
我手脚皆冷透了,
我的心却很暖和。
但我不明白为什么原因,
心里总柔软得很。
我要傍近你,
方不至于难过。
——摘自《湘行书简》

【香冰】魍魉若肆

第三章.

"名字。"艾斯兰硬生生地把王嘉龙按到床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贺瑞斯。"王嘉龙把头扭向一边,无声的拒绝与艾斯兰对视,听到问题后毫不犹豫的回答了自己之前在英国留学时的名字。
"我希望你最好不要和我耍什么花样。"说完艾斯兰便大跨步走出了房间,顺带关上了门。
确认艾斯兰短时间内不会再回来之后,王嘉龙紧绷着的神经才松弛了下来,呼出了长长的一口气,细细的打量起这个自己即将要呆上个不知要多少个月的房间来。
房间不是很大,约莫十几平方米;墙壁上贴着一层以淡蓝色为底,白色斑点为点缀的墙纸(王嘉龙:这家伙挺少女的啊);摆设的家具不多,也就一张床,一个床头柜,一个衣柜和一张书桌、梳妆台罢了。
王嘉龙带着好奇的心理拉开了床头柜的抽屉……果不其然,放的都是一些不堪入目的东西。王嘉龙黑着脸关上了抽屉。
妈的,死gay!
来,让我们把镜头转向艾斯兰这边。
艾斯兰正拿着电话不知在和谁讲着,通话时间很长,大概二十来分钟,放下手机那一刻艾斯兰的神情依旧严肃着,紧皱的眉头也并未松开些许。
艾斯兰看了看一旁的挂钟,短短的时针正好指向七点。"还是先弄点东西给他吃再出去办事吧。"艾斯兰自言自语道。
"吃吧。"当艾斯兰将端着的盘子放在王嘉龙面前时,王嘉龙几乎是想哭的。
这是人能吃的吗?这菜……杀伤力和亚瑟先生司康饼有得一比啊!大哥!我对不起你!王嘉龙拿着筷子的手肉眼可观的颤抖着。
艾斯兰似乎看出了王嘉龙的顾虑,假咳了一声,转过头将视线移向别处:"那个……可能我厨艺不太好……你就将就一下吧……"
这何止是不太好啊……你确定你不是来谋杀的吗……王嘉龙简直是欲哭无泪。放下手中的筷子,端起看起来唯一能吃的白粥小饮一口。
……不尝不知道,一尝吓一跳。王嘉龙第一次知道白粥竟然可以煮得那么难吃。
讲真大兄弟你是怎么活到今天的???我很好奇哎!
王嘉龙为了不打击艾斯兰的自尊心,还是强咽了下去,这都是司康饼的功劳,掌声送给亚瑟.柯克兰先生(亚瑟:Excuse me???)!
"那个……下次……还是……我来做饭吧……"差不多只剩半条命了的王嘉龙颤抖着放下了碗。"哦……那……我下去拿点面包上来给你……"艾斯兰端起盘子,下楼了。望着艾斯兰的背影,王嘉龙不由舒了口气。
感谢上帝,我差点就死了……哭唧唧差点就再也吃不到大哥做的包子了……老哥你真是坑死弟不偿命啊!
TBC.
—————————————————
脑洞都被试卷给杀死了……原谅我低产……顺带一句更完第四章后就停更一个学期,暑假再回来继续写完。反正……更不更都没人看……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吧。 @豆豆豆砸把老母鸡炖了

评论(5)
热度(6)

© 今夕何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