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夕何夕

风大得很,
我手脚皆冷透了,
我的心却很暖和。
但我不明白为什么原因,
心里总柔软得很。
我要傍近你,
方不至于难过。
——摘自《湘行书简》

【塔萨】Say something

秒针一停一走,时针和分针夹成一个锐角。
深夜十一点五十五分。
还差五分钟十二点。
他低着头看着手里握着的水杯,有些无措。
他们约好十二点准时分手的。
桌子对面的卡萨塔与他的不安截然相反,一切和平常一样,只是多了一份无奈。
“不打算挽留我吗?”
卡萨塔的唇角微微上扬,眼神一如既往的温柔。
披萨没有说话,只是握紧了水杯,摄取着温度。手指轻微的颤抖着。
“随便说点什么吧……”
随便说点什么也好呀,
哪怕不是挽留我……
十二点到了,落地钟的钟摆不停的左右摇晃,发出铛铛的响声。
卡萨塔起身,朝门口走去。
门轻轻的合上了。
脚步声逐渐远去直至消失。
一直红着眼眶的披萨,终于忍不住哭出了声。
END.

沉迷南国组到不想更文……
还有篇《你好...

【进度条:4/5】
还差最后一个就结局了!好激动!
但是七百的好感度也好难搞啊……
赶脚这是有史以来截得最好的一次了。

请问……各位太太有什么甜梗吗……这跪求甜梗!

想出来的每一个梗都是虐梗我也是很绝望的啊……

只会写虐的…….

预计不出错的话,这周还会更一篇虐的……


不会写卡萨塔……

委屈的哭成球

跨年这么喜庆的事写虐的会被打死的吧……


所以说跪求甜梗啊!QAQ

“天快黑了,你准备去哪?”
披萨顿了顿,走到门前,将手指搭在了门把手上才停住了脚步:“我又不是三岁小孩了,去哪里不用你管。”
语气中不难听出恼怒与不悦。
“我就问问……而且你现在高二了……准备……”
“这些我都知道!不用你管!”
“砰”的一声,门打开后又被大力的合上。不如说是摔,威士忌叹了口气。屋内暖黄色的灯光冰冷的有些刺眼,他起身去关了灯。
重归黑暗的寂静。
走到窗前,手轻轻的点着玻璃,威士忌看着楼下披萨和一个红发的男人手牵着手一起走出了小区,不由又叹了口气。
明明小的时候那么可爱,每次下班回来,都会看到他泪眼朦胧的伸出手,带着哭腔的小声哽咽:“爸爸……要抱……”
可为什么现在会变成这样了呢?
当年的自己也才24...

莫名其妙就被屏蔽了,伐开心

不管明天晴天雨天,都是在你身旁的新一天。

自从你死后,就再也没有人能将我从深渊中拯救出来了。

“我在哪里见过你吗?”
小男孩仰着头,一脸疑惑的看着那个高大的男人。
男人没有说话,只是把手放在了男孩头上。
浅褐色的头发细细软软的。
棕色的眸子里有道之不尽的复杂情绪,不甘,隐忍,以及无奈。
他望着孩子,孩子也望着他。
闭眼许久后在才再次睁开,他最终还是开了口,将手抬起,五指颤抖着虚握成拳。

“不……你从来……”

“都没有见过我。”

世界上再也没有和他流着相同的血液的人了。

“我在哪里见过你吗?”
小男孩仰着头,瞪大的碧眼中满是疑惑,看着那个高大红发男人。
男人没有说话,只是把手轻轻的放在了男孩头上。
金发细细软软的。
火红的眸子里有道之不尽的复杂情绪,不甘,隐忍,以及无奈……
他望着孩子,孩子也望着他。
他最终还是开了口,将手抬起,五指颤抖着虚握成拳。

“不……你从来……”

“都没有见过我。”

【进度条:3/5】

1 / 9

© 今夕何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