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kelga

风大得很,
我手脚皆冷透了,
我的心却很暖和。
但我不明白为什么原因,
心里总柔软得很。
我要傍近你,
方不至于难过。
——摘自《湘行书简》

悄咪咪的想问一下……有没有关于bpd的测试题……没法去找心理医生……但怀疑自己存在这个问题……

【塔萨】关于父母天天在自己面前秀恩爱是一种怎么样的感受

这里塔萨跨年24h十点.

新年新气象,玩起了一个巴掌一把糖233333.

第一次全篇手稿.

这是二篇破三的文,要知道我是个死短篇控hhhhh.

这点仅限写文的时候,别学我.

全文3000+,ABO世界观,生子有.

自我流知乎体,格式对不对我也不知道,不玩知乎x.

全糖,我保证,没写过比这更甜的了.

ooc预警.

「关于父母天天在自己面前秀恩爱,是一种怎么样的感受?」

相关问题:如何相信爱情?

754个回答

Spero Che

谢邀。

呵,先说好,要是这个回答被我爸看到,我他妈第一时间把你给供出去。

回归正题。

我出生于一个标准的AO家庭,但是是一个男A一个男O。...

【塔萨】掩含剩下——

这里塔萨跨年24h八点.

玻璃渣ooc预警.

极度难产简直是要死,结尾推开头和过程真TMD难推.

本来还想弄个回忆杀啊 前篇啊什么之类的,但是我懒啊.

只有经历过痛,才会觉得幸福的可贵不是吗?.

作业还没写完啊啊啊啊啊啊啊.

要死要活.

自我感觉这篇写得超级随意…….

盛夏的清晨,那人从床上醒来。窗外的阳光倾洒进屋内,摸不着的光在空气中只留下金色的轨迹。那人伸出手,若有似无的把玩着那带着温度的光束,突然唇角一翘,不知是对谁说了声“早安”。

八点一刻,房间门被有礼貌的敲了三下,一名女士推着手推车走进房内。

听闻声响,那人放下手中的书,偏过头,对来人露出了一个友好的微笑。

“...

终于刷满啦!
话说契约有种婚礼的赶脚怎么破hhhhhhh
下一个刷酸梅汤吧!庆典支线蜜汁萌上北京烤鸭×酸梅汤的我简直是有毒orz
【进度条:5/5】

日常

桂看着眼前勺子上有些灰黑的东西,内心是拒绝的。
“不,我坚决不吃。闻起来就知道味道怪怪的!”
“你尝一尝才知道味道是怎么样啊!”粤不由分说,一调羹塞到桂的嘴里。
桂的五官都快扭曲了,捂住嘴,往厕所跑。
粤和北/海悄悄的击了个掌,计划通get√

今天轮到的是桂做饭。
直到中午坐在餐座前时粤才意识到这件事。
他看着桂端着三盘菜放到桌子上,然后坐下来气定神闲的开吃起来。
粤的面部表情有一秒钟变得很奇怪。
“阿哥,你里面还有菜吗?”
“没了,怎么?”
“不,没事……”
粤看着眼前三盘都带辣椒的菜,有些想哭。
小姑娘夹了一筷子竹笋塞进嘴里,一脸不解的看了过来。
粤:……哦,我忘了你跟桂跟久了也开始吃辣了,背叛组织。
北/海:??...

Say something

秒针一停一走,时针和分针夹成一个锐角。
深夜十一点五十五分。
还差五分钟十二点。
他低着头,坐姿端正,看着手里握着的水杯,有些无措。
他们约好十二点准时分手的。
坐在他对面的桂与他的不安截然相反。翘着个二郎腿,几乎半个身体都倚着桌子,一边听着收音机,一边看着手里的道德经,一副懒散的模样。
桂拿过一旁的杯子抿了一口茶。
他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瞳孔放大,愣愣的看着对面的桂好一会儿,却最终还是什么也没有说。
“不打算挽留我吗?”
桂的表情似笑非笑,锐利的目光看得他心里发毛。他还是没有说话,只是握紧了水杯,摄取着温度,手指轻微的颤抖着。
“随便说点什么吧……”
随便说点什么也好呀,
哪怕不是挽留我……
十二点到了,落地钟的钟摆...

《我想做你的伴郎》

我想做你的伴郎呀。
我想看你穿上洁白的婚纱,走在红毯上,
你的长发上掺着些许飘落的花瓣,
你的脸上带着甜蜜的笑容。
我看着你的父亲亲手将你交到那个人的手里,
我看着你与他交换戒指,与他拥吻。
我站在一旁面带微笑的看着你,目光从未离开。
今天的你真好看。
庆幸我能以伴郎的身份站在你的身旁,见证你最幸福的时刻。
我喜欢你,但我不能和你在一起,因为你喜欢的不是我。
所以我想参加你的婚礼,做你的伴郎,见证你最幸福的时刻。
我爱你。

维鲁特揉了揉用眼过度而有些刺痛的眼睛,放下手中的笔,关上台灯,推开门走了出去。

客厅内,精力旺盛如赛科尔,到底也比不过小孩子。陪着女儿闹腾了半天,赛科尔疲惫不堪,已经昏昏欲睡了。

带孩子简直比他出任务还累。赛科尔曾经这么和维鲁特抱怨过。

但你不还是一样乐此不疲吗?看着赛科尔操纵着影子逗着女儿玩耍时的笑容,维鲁特的唇角不受控制的往上扬。

听见脚步声,赛科尔努力撑起已经快要合上的眼皮,目光离开正在玩着拼图的女儿,扭头看向身后。

TBC.

先打这么多……在学校,还没有写完……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特别想看坎坷过后的爱情和维赛带女儿!感觉超级可爱的!

女儿名字还没有想好……起名废的绝望……...

【塔萨】Say something

秒针一停一走,时针和分针夹成一个锐角。
深夜十一点五十五分。
还差五分钟十二点。
他低着头看着手里握着的水杯,有些无措。
他们约好十二点准时分手的。
桌子对面的卡萨塔与他的不安截然相反,一切和平常一样,只是多了一份无奈。
“不打算挽留我吗?”
卡萨塔的唇角微微上扬,眼神一如既往的温柔。
披萨没有说话,只是握紧了水杯,摄取着温度。手指轻微的颤抖着。
“随便说点什么吧……”
随便说点什么也好呀,
哪怕不是挽留我……
十二点到了,落地钟的钟摆不停的左右摇晃,发出铛铛的响声。
卡萨塔起身,朝门口走去。
门轻轻的合上了。
脚步声逐渐远去直至消失。
一直红着眼眶的披萨,终于忍不住哭出了声。
END.

沉...

【进度条:4/5】
还差最后一个就结局了!好激动!
但是七百的好感度也好难搞啊……
赶脚这是有史以来截得最好的一次了。

1 / 10

© Ykelg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