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君痴笑君疯

这个人永远是个傻子。
没人在乎这个道理始终记不住。

【香冰】新婚之夜老婆变成个男人(下)

 被灌了不少酒的艾斯兰扶着墙,跌跌撞撞的走向房间,又在门上摸索了半天才找到门把手,推开门,走了进去。房间内的王嘉琪早已沐浴更完衣,此时正坐在床上盯着手机看着股票,闻声转过头来,一阵刺鼻的酒味,是她不由皱了皱眉,立马放下手机,上前扶住了摇摇欲坠的艾斯兰,将他扶到床上,厉声责备道:"喝那么多酒干嘛!嫌自己的胃太好啊!""不是……"神志不清地艾斯兰突然开口道:"他们……不让我来见你……说什么……今晚一定要玩个痛快…我再三推辞……他们说……如果想走的话就必须得喝完五瓶啤酒……不然不给走……我怕你等得急……所以……"说到这,艾斯兰顿时就没声了,头歪向一边,睡着了。王嘉琪疼惜的伸出手抚摸了下艾斯兰的脸颊,叹了口气。从卫生间拿来了毛巾,王嘉琪解下艾斯兰身上的衣物,细心的替艾斯兰擦了遍身子。纤长的手指停留在艾斯兰的锁骨处,另一只手更是在放肆的游走着。王嘉琪从未见过这般的艾斯兰:殷红的唇微微张着,依稀可以看见里面粉嫩的舌头,鬓发凌乱的贴在脸颊上,一副毫无防备的样子煞是可爱。简直就像一个不小心坠入人间的天使,在闭着眼,安静的睡着。王嘉琪顿时觉得艾斯兰很像一只刺猬,带刺的外表下,却是温热柔软的肚皮。
简直是引人犯罪……王嘉琪舔了舔嘴角,瞳色暗了几分。
对不住了,Ice。这是王嘉琪失去理智前最后的想法。
清晨,艾斯兰从宿醉中醒来,感觉身上就像是被卡车碾过似的酸痛无比,不由皱起眉头。正当艾斯兰想翻个身活络活络筋骨时,搭在艾斯兰腰上的手骤然收紧。"Ice……我好困……再睡会儿……"
一个男人的声音。
艾斯兰环视了下四周,确认这是自己的婚房无误,一个后手肘锤在身旁的人身上。
"……"
有严重起床气的"王嘉琪"同学登时坐了起来,还未睡足的双眼不满地盯着艾斯兰。
艾斯兰先是愣了几秒,随后才发现两人全身上下都是赤裸着的,而"王嘉琪"的胯间,有着一个和他一样的器物。
艾斯兰可以万分确定自己那温柔体贴的王嘉琪是千真万确的女孩子,那,眼前这个和自家媳妇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又是谁呢?
"你是谁?"艾斯兰强行压下了心里的震惊,尽量不让对方听出自己声音的颤抖。"Ice……你听我解释……""王嘉琪"猛的清醒过来,才想起:完了,这茬忘记和Ice说了。"三分钟时间。"艾斯兰的眯起了眼,仿佛一头狼在瞄准着自己的猎物。"三分钟可能不够啊……"
最后,"王嘉琪"……不对,应该说是王嘉龙花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和艾斯兰解释了为什么,又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让艾斯兰相信。
艾斯兰顿时觉得自己的脸好疼。
想知道王嘉龙是怎么讲的吗?真的想听?好吧,告诉你。
王嘉龙出生的时候,一个算命给他算过:"这孩子天生命中带劫,若想化此劫,需扮成女娃,至新婚之夜时再换回来。"这也是为什么王耀看到有人给"王嘉琪"送情书时总是笑得那么无奈的原因了。
正当艾斯兰想开口骂人时,无意间瞥见王嘉龙那可怜的小眼神:小心翼翼的,带着些许试探的意味,生怕眼前的人再次生气。艾斯兰不由心软了,叹了口气。其实艾斯兰并不在意王嘉龙的性别,他真正在意的,是为什么王嘉龙要瞒着他。
艾斯兰内心天人交战了很久,才伸出手,抱住了王嘉龙,将头埋在王嘉龙的肩上。"港……"艾斯兰闷闷地开口道:"我认为,爱一个人,并不需要在意他的性别。真正使我生气的,是你为什么瞒着我……"
"Ice……"王嘉龙想开口说些什么,却被艾斯兰打断了。"我希望,以后有事,你不要再瞒着我了,好吗?"
“嗯。”王嘉龙抚摸着艾斯兰光滑的背部,无声的安慰着他。众所周知,早晨是特别容易擦枪走火的,更别说眼前的是一个自己窥窃了很久的尤 物了。虽说昨 晚 刚 做 完,但王嘉龙还是 硬 了 起 来。“你……”艾斯兰看着抵着自己小腹的硬  物,有些不知所措起来。王嘉龙的嘴角不自觉的向上扬起了一个不易察觉的弧度:“Ice,再来一次吧~”
至于诺威气得要揍王嘉龙这件事已经是后话了。END.

——————————————————————————————————————

这个寒假最后一篇,暑假回来再继续写。祝自己中考考好,以及这段时间不要再犯神经病。

评论(1)
热度(17)

© 莫言君痴笑君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