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君痴笑君疯

对于你们来说唾手可得的东西,对我来说确实遥不可及。

【香冰】手心的温度

手心的温度
艾斯兰出生在冰岛。一个极冷的国度,一年里最高的温度才只有25度。再加上他从小就身体不好,有些体虚,身体温度比较低,手脚除了睡觉时和洗完澡之后的那几分钟,更是不得温暖。艾斯兰记得,小的时候诺威还在,诺威经常会疼惜的拉过他的手,握在手心里,帮他取暖。其实诺威的手也不是很暖,但那淡淡的温热已经足够用于暖手了。逐渐的,在诺威的宠溺下,我们可爱的艾斯兰小朋友养成了一个坏习惯,不注意保暖。他的思维定式是:反正有哥哥在,哥哥会帮我暖手的。久而久之,这个坏习惯就再也改不掉了,几乎成为了一种潜意识。但我们那单纯的艾斯兰小朋友怎么都没想到他会有与哥哥分离的一天。任凭他如何的哭喊诺威都没有停下脚步,甚至没有回头看过他一眼。从那一天起艾斯兰便决定再也不叫诺威哥哥了,至于为什么我想大家都是懂的~自那以后艾斯兰的手又开始冷得像冰块一样了。嗯?你说丁马克?你认为他会注意到这些小细节?他不把盐当成糖放都已经不错了,还指望他注意到这些?噢,如果真有那么一天的话,我估计亚瑟做的食物能赛比五星级大厨,阿尔不再吃汉堡,弗朗西斯变得正经起来不再裸奔,全世界的人都是伊万的朋友。
众所周知王嘉龙出生在香港,北温带以下接近热带,那里一年四季都开着空调。尽管如此王嘉龙还是觉得很热,除了两个时候:1.他在水里游泳的时候,2.他在洗冷水澡的时候。王耀曾在王嘉龙小的时候问过王嘉龙长大后想找一个怎么样的女朋友,才半点大的小王嘉龙可爱的歪着脑袋想了又想,好一会儿才抬起头来重新与自家大哥对视,用奶声奶气的声音认真回答到:"体温比较低的。""为什么呢?"意料之外的答案使王耀有些好奇,便继续追问了下去。"因为我热。"看着自家弟弟一脸严肃的表情,王耀顿时有些哭笑不得,只得无奈的揉了揉小王嘉龙棕色的软发,此事就此作罢。
王嘉龙与艾斯兰相识是在大学。起初两人因为一些小矛盾起了争执,吵不过王嘉龙的艾斯兰便相出了一个"好办法":在午饭里下药。王嘉龙并没有想到艾斯兰会有这手,于是毫无防备的吃了下去,导致王嘉龙三天没有去上课。因为艾斯兰在他饭里下的药是巴豆。后来在阴阳差错下,他俩竟意外的成为了同桌外加舍友。在被迫相处的过程中,他们逐渐对彼此产生了好感,一种名为"喜欢"的情愫在他们的心中悄悄蔓延着。
镜头转向现在,艾斯兰正穿着浴袍靠在床上,吹着空调玩手机。刚刚出浴在擦着头发的王嘉龙偷偷的往这边瞄了一眼,结果他就再也挪不开他的眼睛了。衣带绑得不是很结实,浴袍松松垮垮的,就像块布盖在艾斯兰身上一样。胸前的衣领因为抓痒被拉开得老大,苍白的皮肤被抓得育一些泛红,赤果也被抓得挺立了起来。望着眼前这幅香艳的景象,王嘉龙只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在往下涌。他一把扯掉用来擦头发的毛巾,将其扔在一旁,大跨步的走向艾斯兰。在他身边坐了下来,不由分说地抓起艾斯兰的左手开始舔。艾斯兰显然是被他的举动给吓到了,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王港你在干嘛!""帮你暖手……""有你这样暖手的吗!""我大哥说的(王耀:啊嗽!感冒了吗?果然得注意保暖啊……),偏方……"王嘉龙含糊不清的答道。"哦。"听到是王耀说的艾斯兰顿时安心了不少,便任由王嘉龙去了。当王嘉龙褪下他裤子舔上他腿的那一刻他才意识到不对,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你认为上了贼船还能跑吗?亲爱的艾斯兰同学~
之后艾斯兰就被上了,干了个爽X
END

评论(3)
热度(14)

© 莫言君痴笑君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