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君痴笑君疯

对于你们来说唾手可得的东西,对我来说确实遥不可及。

【香冰】魍魉若肆

第一章.

 王嘉龙现在是连想杀人的心都有了。他的双眼死死的盯着这块盖在囚禁住自己的笼子上的黑布,仿佛要把黑布盯出个洞来,浑身散发着骇人的黑气。

卧槽!老哥!你真的是我亲哥吗!你竟然让你弟弟到这种地方来当间谍???你舍得嘛!重点是大哥还同意了?!最可怕的是老姐……不就是奴隶嘛……你至于让我穿得那么破烂吗???冷死小爷了啊!这地方空调温度开那么低干嘛啊!烧钱啊!你以为你在香港呢! 
此时王嘉龙的内心被无数条不符合他形象的弹屏给刷屏着,犹如一万头草泥马狂奔而过。 
到底发生了什么呢?让我们来倒带回看一下吧。 
三天前—— 
"你说什么?为什么是我去啊?"王嘉龙嚼着口中的包子,含糊不清地问道。 
"因为你是特种兵出身,经过许多严格的训练,不管是什么特殊情况你都能应对……" 
"讲重点。" 
"根据我所收集到的情报总结出他好你这口。" 
"……" 
一片死寂的沉默。 
"没有异议的话那就这么定了。我和大哥说过了,大哥也同意了。这个案子对我们来说很重要,这个嫌疑犯我们已经抓了半年多了……""我拒绝。""打入敌人内部后切记不能轻举妄动,我们现在还没有确凿的证据能证明他就是凶手,所以你要等我们的联系,到时候你再动手……""喂喂……你有在听我说话吗……"王嘉龙不禁扶额道。王濠镜将一打资料拿了从餐桌的抽屉里拿了出来,放在王嘉龙的面前:"这是你这次的任务资料,你大概的看一遍,记住一些主要的。"手指顺着纸的边沿移动,停在纸上印刷着三寸照片的地方道:"这就是你这次的任务目标。"王嘉龙顺着王濠镜所指的方向看去,照片的少年也不过十七八岁,浅黄色的头发微微向内打着卷儿,深邃的紫眸仿佛要夺走人的心魂,是那般的美丽。王嘉龙看呆了,以至于王濠镜敲了半天的桌子才反应过来。 
"这次的任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王濠镜严肃地说。 
半个小时前—— 
"姐……一定要穿这么破烂的衣服吗……"王嘉龙看着镜中的几乎和赤身裸体毫无差别的自己,看向了站在一旁的王湾。王湾把自家弟弟上上下下重新打量了一遍后,得出了个肯定的答案:"嗯,必须这么穿。该遮的地方都遮了,该漏的地方都漏了,这样才能达到更好的效果,让人欲罢不能……" 
三条黑线从王嘉龙的额头上滑落。果然……不应该让本田菊接近姐姐…… 
王湾把手搭在王嘉龙的肩膀上,一脸严肃地看着王嘉龙:"嘉龙,这次的任务很重要,你务必要多加小心……"王湾突然抱住了王嘉龙:"保重。" 
"得啦……姐……又不是生离死别,至于吗?"王嘉龙试图说些什么来缓和一下气氛。 
"我不希望它变成生离死别。" 
王嘉龙叹了口气,回抱住了王湾:"知道了姐,你放心,我会平安回来的。" 
回到现在,画面来到了拍卖台上。拍卖官是一个年轻貌美的小姐,她留着一头及腰的长发,不断地敲击着手中的拍卖锤:“三百万一次!三百万两次!三百万三次!成交!这样东西就是属于先生您的了!好,让我们继续来看下一件拍卖品。”王湾向后台招了招手,一个被黑布盖住的笼子被推了上来。将盖住笼子的黑布一把扯下,王湾开始介绍身边的这一件拍卖品:“这是我们从一个贫苦农民家买来的男孩,性格乖巧讨人喜,皮肤又白又嫩,拿来做……咳咳再合适不过了!您放心,绝对是个雏的!起拍价一千元!” 
遮在笼子上的黑布突然被扯去,拍卖台上强烈的灯光照的王嘉龙眼睛疼,生理盐水不知觉的溢了出来。不过他的注意力很快就被王湾的话给吸引去了。 
What't the fack???说好的当奴隶呢?怎么变成性/奴了?况且再怎么说我好歹也是你的亲弟弟吧,我才值一千块钱???Excuse me???你绝逼实在报复我之前没借你钱买同人本的那件事!王嘉龙的内心再次一大波弹屏刷过。 
然而王嘉龙并不知道此时的自己是多么的诱人,蒙上一层水雾眸子迷离地看着王湾,嫣红的唇微张,细细的挪动着。但这幅本该打上马赛克的画面好像并没有让台下的拍客动摇,一片寂静。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好男色的嘛……哈哈…… 
“五千。”一个清冷的声音从台下一个灯光照不到的角落里传了出来。 
“这样的尤物真的只值五千块?还有人愿意出更高的价吗?”王湾将手中的挥了挥拍卖锤,重重的击落:“五千块一次!五千块两次!五千块三次!成交!好,他现在是属于您的了!本次拍卖会到此结束!” 
台下的人群熙熙攘攘的走出拍卖场,王湾与王嘉龙交换了个眼神。

猎物上钩了,小心行事,等我们的消息。                  TBC.

———————————————————————————————————

第一次和别人和写的我好方……一人一章的那种……尽量日更。向大佬低头!

 @豆豆豆砸把老母鸡炖了 话说你起的名字好难记啊……至今仍要翻记录……

评论(3)
热度(8)

© 莫言君痴笑君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