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君痴笑君疯

对于你们来说唾手可得的东西,对我来说确实遥不可及。

【王方】断层.Ⅰ

第一次写的是这种……有点方……我怕我又会懒癌弃更……哭唧唧……梗多的痛苦……证明存活,那篇点文《一夜荒城》我没忘,还没构思好……
在这里先感谢一位大佬小姐姐的指点!是谁就不讲了,我怕她会不同意……然后再也不理我了……那我就委屈吧唧了惹_(:з」∠)_
最后一句,我赌五毛钱没有人猜得到结局。

以上。

原谅我文笔严重不好……有些句子可能存在语病,能接受的话,下面开始咯?

————————————————————————————————————————————————
一切和平常一样,方士谦嬉笑着在岔道口和朋友道了别,晃悠悠地走在回家的小巷上。时正深秋,树上的叶子近乎落尽,遍地的树叶,一片枯黄。方士谦垂着眸,手插在口袋里,找寻着混杂在落叶中的枯叶,声声脆响从他脚底传出,在两排老旧的楼房之间回荡着。伴随着的,还有风的呼啸声。
方士谦被风吹得突然一个哆嗦,他裹紧了身上的衣物,一改原先缓慢的步调,快步朝家的方向走去。“小伙子。”一个苍老的声音在这秋风中突然响起,显得有些不合时宜。他没记错的话,住这片地区的老人这个时间点应该都在家里。好奇心驱使着他朝声音的源头望去,一个看上去去年过七旬的老人,正因寒冷而瑟缩在墙角。她的面前摆着一张小凳子,上面琳琅满目是一些装着奇奇怪怪颜色液体的小瓶子。方士谦环望了下四周,确定老人家叫的是自己,便两三步走到了老人的摊位前。他掏了掏口袋,并没有找到半个钢蹦,只能冲老人无奈的摇了摇头。老人从板凳上随手拿过一个小瓶子硬塞入方士谦的手中,拍了拍他的手,郑重地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谁又分得清现实与幻想……⑴”方士谦低头看着手里的小瓶子,再抬起头时,老人却已经不见了踪影。毫无来人的痕迹。
方士谦站在家门口,推开门,迎接他的是冰冷的空气和一片死寂的黑暗。“我回来了。”按下门旁墙壁上的开关,暖黄色的灯光将整个屋子照得亮堂堂的。方士谦将书包放在沙发上,拿起桌上的相框,吻了一下,目光注视着照片上那人的容颜,食指无意识的在玻璃上轻轻的反复摩擦。片刻后才放下相框,转身走进了厨房。相框中的照片,拍摄的角度看起来有些奇怪,镜头侧对着的,是一个十五岁的少年,面目清秀,表情柔和,唇角微微上扬成一个完美的弧度,唯一的美中不足是那双有些大小不一的双眼,但其中却有着万千星辰般的光辉在闪耀着。
是夜。写完作业后,笔被方士谦随意的仍在书本上,他整个人则脱力了一般瘫倒在椅子上。从口袋里掏出那个老人塞给他的小瓶子,将瓶身横放在眼前,诡异的蓝绿色液体在瓶内流动着,欲流出却又被瓶口的软木塞给堵住了,被强制留在瓶内。
现实……幻想?
拔开软木塞,将瓶子放在鼻子下,淡淡的青草味儿混合着雨水清新的气息扑鼻而来。方士谦凝视着瓶内的液体,突然将瓶口抵在唇上,仰头一饮而尽。
每个人都渴望着幸福……没有人会例外……生也好,死也罢,就算心里所想的变成现实,那又能改变得了什么呢?些许晶莹在方士谦的眼角闪烁着。夜空中,一颗原本黯淡的星星突然亮了一下。             TBC.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希望喜欢。有什么意见请指出。这里苏景熙,感激不尽。
[⑴:摘自电影《爱丽丝梦游仙境2》中疯帽子的话]

评论
热度(9)

© 莫言君痴笑君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