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君痴笑君疯

对于你们来说唾手可得的东西,对我来说确实遥不可及。

【多cp】故人逝,无人叹

梗原自空间,已授权:
#写手挑战#
#甜/虐文十题#
以下任一句子做结尾写一篇甜文:
1.“我饿了。”
2.雨还是没有停。
3.我该回去了。★【喻黄】
4.风吹在身上又冷了些。
5.我常回忆,只能记起他/她的背影。☆【莫橙】
以下任一句子做结尾写一篇虐文:
1(6).我只能一直握住他/她的手。★【双花】
2(7).天空仍是蓝色的。★【伞修】
3(8).“你好。”
4(9).快要睡着的时候又想起了这些。★【王方】
5(10). 我希望一直这样下去。

后面打了星星符号的是要写的,白色星星是没写的,黑色星星是已经写完了的。

文渣的日常作死。简直就是一篇形容词。有错请指出,谢谢。

3.“我该回去了。”【喻黄】
喻文州看了看一旁墙壁上的挂钟,时针已经指向了六点。他拿起放在旁边那张椅子上的公文包,撑着桌子站了起来,看向坐在对面的女孩。
“很抱歉,恕我不能答应。请你转告我母亲,我这一生所爱的人只有一个。”
“你不觉得这样很失礼吗?”对面的女孩皱了皱眉。
喻文州无所谓的笑了笑,耸了耸肩:“我该回去了,不然少天会担心的。”

6.我只能这样一直握住他/她的手。【双花】
张佳乐记得孙哲平曾经说过一句话。“双花怎么够,要百花才好。”
可现在呢?
他已经失去了他最重要的那一朵了,无论谁,都无法替代的那一朵,那还要百花来干嘛呢?
张佳乐单手捂住双眼,牙齿紧咬着下唇,仍不愿接受突如其来的这一切。
如果不是我的疏忽……
然而现实就是现实,不存在如果的说法。
记忆中,那个人总是很蛮横,但蛮横中却又夹杂着琐碎的温柔。
他经常到点就催自己去上床睡觉,叫自己起床的方式也很独特,直接掀被子。
他总是满足自己需求,自己想要的东西,只要不太过分,他都会给。
他的拥抱很温暖……他身上淡淡的味道总能令自己的心神安宁下来。
好想他啊……
切,谁要去想那个王八蛋!可眼泪已经不争气的掉了下来。
纤长的手指划过那断臂的皮肤,轻轻的拭去断裂处的血痕,另一只手则紧紧的握住断臂的手掌。
我现在已经再也无法拥抱你,我只能这样一直握住你的手……

7.天空仍是蓝色的。【伞修】
“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儿童散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
朗朗书声,声声入耳。
儿时的学堂靠河,河畔旁种着一排排的柳树。叶修正望着窗外,看得出神。
“叶修!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村居》是谁写的?”瞧见叶修又开小差,学堂的先生愤怒的一巴掌拍在讲桌上。
叶修哪里答得出来,他刚刚都在看窗外的风景,一个字也没听进去。只是呆呆的站在座位上。
同桌戳了戳他,传过去一张纸条。叶修粗略地扫了眼,答道:“高鼎。”
“坐下,好好听课。”先生狠狠的瞪了眼叶修,继续讲课。

“哎,刚才多亏了你,不然那老头又要叫我抄书了,这次谢了啊。来根不?”放学后,叶修拉着苏沐秋来到了学堂附近的一片草地上,娴熟的掏出了一根烟点上,递了一根给苏沐秋。
那时的天很蓝,草地上俩个少年一同并肩坐在草坪上。
苏沐秋皱了皱眉,推开了叶修递过来的烟,说:“我不抽烟,你也少抽点,对身体不好。”
叶修想了想,答道:“说来也是,但管他呢,反正也不会现在死。少抽点对我有什么好处没?”说着,拿手肘拱了拱苏沐秋。
苏沐秋忍不住笑了:“你这人……身体健康不是好处啊……”突然眼珠子狡黠的一转,“那……行啊,你少抽一根,我亲你一下,怎么样?”
“这个可以有。”叶修还真当着苏沐秋的面,把烟给掐灭了,指着自己的脸颊道:“来,哥不抽了,该你履行承诺了。”
苏沐秋无奈的摇了摇头,但还是亲了上去,小时候叶修的脸还是软软的,不同于现在的虚胖,还未退去的婴儿肥,触感极好。
“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来,我教你放风筝吧!”
“我们现在连风筝都没有,放什么放啊?苏沐秋大大。”叶修不叼着烟,总觉得嘴里少了些什么,于是弯下腰,掐了一截草叼在嘴里才觉得舒服了些。
“没有风筝我们可以自己做啊!”这么说着,苏沐秋从附近拾来了几根树枝和一片芭蕉叶,又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团线,做起了风筝来。不一会,一个成了形的风筝便出现在了苏沐秋的手中。
“来,我教你放风筝。”

叶修记得他发现苏沐秋会抽烟实在他们第一次上 床的时候。做 完后,苏沐秋从叶修的衣物里掏出了一支烟,点上,狠狠的吸了一口,然后吐出了一口烟。动作六得把叶修都惊呆了。
“你不是说你不抽烟吗?”
“不抽,但不是说我不会抽。之前抽过一段时间,但沐橙说味道太难闻,所以借了。事后一支烟,赛过活神仙。你懂不懂?”苏沐秋向叶修抛去了一个挑衅的眼神。
“苏沐秋你大爷!”
“我没有大爷,我只有一个妹妹。”

曾经是多么的美好。但是后来呢?
想到这,叶修不由露出了个自嘲的笑,眼眉垂了下来。
后来……
苏沐秋在一次外出时,遇到了车祸,当场死亡。
接过医生递来的死亡通知书时,叶修的手是颤抖的。
他无法接受苏沐秋的死亡,但事实不容他接受或不接受。
这么活生生的一个人,就那么没了。
他第一次意识到生命是如此之的脆弱。

又是一年的清明,叶修带着苏沐橙与准备和她结婚的男朋友莫凡来给苏沐秋过目。
苏沐秋的墓不在墓园,而是在一片草坪上。那的采光很好。
他们去的时候正起风,苏沐橙披散着的的长发在蓝天下被风吹得凌乱,一旁的莫凡默默掏出了一根橡皮筋,替苏沐橙把头发绑了起来。
叶修突然一时兴起,道:“我们来放风筝吧。”
“可是,我们连风筝都没有,怎么放啊?”
“没有,我们可以做啊。你哥教我的。”叶修努力回忆起当年的记忆,凭借着印象依稀做出了个估计能飞的风筝,让它飞了起来,然后将线递给了苏沐橙。
叶修靠着苏沐秋的墓碑,在一旁坐了下来。
望着不远处苏沐橙和莫凡的身影,和苏沐秋叨唠起了家常来 :“沐秋你看,现在沐橙过得很幸福呢……有个很爱她的男朋友……”
说着说着,叶修习惯性的掏出根烟叼在嘴里,正打算点上,突然想起了什么,放下了打火机:“沐秋啊……我现在没在抽烟哦……你该履行承诺了……”却又猛地意识到什么,终是点燃了那根烟。
你之前不是说过抽烟对身体不好吗?那我还是多抽点吧。多抽点……我就能早点去见你了……
吐出来的烟被风吹散开来,叶修眼神迷离,眺望着远方。
天空仍是蓝色的。可是你已经再也无法看见。早在很多年前,你的世界就已经全部变成了黑色。

9.快要睡着的时候又想起了这些。【王方】
和王杰希分手后,方士谦离开了微草,参了军。
嗯,还很作死的选择了前线。
不愧是弃疗之神大大呢,每个奶妈都有颗DPS的心,我懂。
前线很快就交上了火,方士谦所在的队伍被上头下了死命,顽强抵抗。
在那战火纷飞的前线,枪啊,子弹啊,那些可都是如假包换的真货,并非儿戏。死了就是死了。
很不幸,方士谦一个不留神,一颗子弹就那么径直穿透了他的胸膛。
鲜血自温热的躯体被子弹带出,画出了子弹飞行的轨道。
人们都说,人死之前都会想起以前的事……看来……我快死了啊……方士谦的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个自嘲的微笑。落地的那一瞬间,他突然想起了很多事,都是与王杰希有关的。
记得他和王杰希第一次见面是在微草,那时林杰还在,打一开始见面,他就看王杰希不顺眼,总觉着这小子天生反骨。
嘿,后来还真被他猜中了,篡了队长的位子。林杰是什么人啊,是他一手把自己带进的电竞圈,岂是他人可以代替的?当时他怎么看王杰希怎么不顺眼,有事没事就给他下绊子,饶是王杰希脾气好,又因为他是前辈,一直谦让着他。
后来不知道怎么着,方士谦自己也觉着很奇怪,他竟然有点喜欢上了那个大小眼。
他到底哪点好了!方士谦自己一个人在宿舍的床上翻来想去了一夜,终于在第五赛季的欢庆宴上和王杰希告了白:“王杰希……我好像……有些喜欢上你了……”
“嗯,我也是。那就在一起吧。”
【黑人问号.jpg】
啊,原来王杰希的魔术师打法不止在赛场上。方士谦第一次意识到。
不得不说,王杰希是一个很好的情人,温柔体贴,什么事都很照顾对方。吃饭时帮你夹你喜欢吃的菜,天冷了会提醒你加衣服,你嘴角上有东西时他会掰过你的脸,一脸无奈的舔掉。
但方士谦怎么都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
他偶然发现王杰希和柳非走得很近,笑得一脸宠溺,还不止一次了。方士谦忍无可忍,便和王杰希聊了聊。王杰希也没打算和他藏着掖着,直截了当的和方士谦分了手。在第七赛季夺冠的那个晚上。
果然……同性恋还是不能被世人所接受吗……他苦笑着,拖着行李,没和任何人说一声,就那么离开了。
身体重重的砸在地上,弹起,再次坠落,方士谦的头歪向了一旁。
他侧着脸,突然间看到了什么,瞳孔猛的收缩。
是一株小草。嫩绿的叶尖在风中微微摆动,仿若畏惧这眼前的一切。
那一抹生机与这个战火纷飞的世界格格不入。
区区微草,生于毫末。
他忽然想起了这句话。
当初这句话,是林杰写的呢。王杰希第三赛季出道,以魔术师打法震惊全联盟;后来林杰把微草交给了王杰希,王杰希带领着微草拿了两个冠军;王杰希第四赛季时为了微草的冠军封印了魔术师打法……
快要睡着的时候又想起了这些……
方士谦安详的闭上了眼,就那么睡过去了,却再也不会醒来了。
【王杰希ooc系列】

————————————————————————
——————————分割线———————————
————————————————————————
我写的这真的是段子吗!我简直不敢相信了……谁家的段子那么长啊!
啊,这几天我一不小心又打碎了几个玻璃杯呢……食用愉快。
一不小心好像黑了下王杰希……但请相信!王杰希可是我最想嫁的对象啊!毕竟这个世界上还是异性恋多一些的……而且爱情不一定都是一始而终的,他们并不是只有一次选择的机会,选择权在他们自己的手里。
@禁止摸喻 万分感谢这位太太的催稿,不然吾辈都不知道自己会拖多久……_(´□`」 ∠)_

评论(4)
热度(35)

© 莫言君痴笑君疯 | Powered by LOFTER